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装  »  醉干熟女人妻同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醉干熟女人妻同事。
慧娟是公司的泼辣熟女,平常不说话时, 看似文静但一开口,高八度的声音,且不管内容是什么?总认人为之慑吓, 所以同事都叫她「大姐头」。 170cm的身高,一张略带沧桑的脸蛋,流露着熟女的风韵, 虽然年过40了但修长熟透的身材,还有成熟女人味, 充满女人味的体态一直映在我脑海中。 可惜,这样的熟女人妻,可望不可及。 虽垂涎已久,但不敢越雷池一步,对此无不扼腕叹息。 藉着一次公司聚餐的机会,大家都抢着给慧娟敬酒, 却也是打从心底里想让她喝醉。 因为慧娟一喝酒,大姐头的个性就会表露无遗, 抢着买单或续摊请客。 随着红酒不断下肚,慧娟也逐渐兴奋起来。 扫空饭桌上的酒菜后,慧娟吵着要请大家一起去唱歌, 除了几个家里有事的人要回家以外我们几个同事便又一起杀到KTV。 到了凌晨,大多数人都已经迷迷煳煳的倒在了沙发上, 包括慧娟。 反而只有酒量最好的我买单了。 买单后,我一个个搀扶着尚存一点意识的同事们, 把他们扔上计程车最后是今晚喝得最多的慧娟, 她早已不醒人事地躺在了沙发上脸颊通红,估计是没法自己回家了。 我本想打电话让她老公来接她,可是从慧娟含含煳煳的话语中得知他这两天在外地出差。 不得已,只好开车载着她,在附近找了家汽车旅馆, 途中她还呕吐了一次甚至有一部分还吐在了我的外套上。 承受着汽车旅馆大门服务小姐那暧昧的眼神, 我付了费用然后把车子直接开到车房,准备把她放下后就早点回家。 从车上把慧娟以新娘抱抱起,走到房间后我把她轻轻摆放在床上, 才大口喘气起来。 抱着慧娟,还真有点份量,而且忍受着呕吐物的异味。 所以我赶忙进入浴室,拿水稍微冲了一下,虽然还有味道, 但好歹不影响视觉了。 这时突然慧娟冲了进来,凑在马桶上又吐了起来。 我本能地在她背上轻轻拍着,直到她渐渐平静了下来, 浴室里只剩下微弱的唿吸声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针织衫, 传递到我的手上。 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的意志力已经非常薄弱, 原本打算尽早离开的我此刻只是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优美的背臀曲缐吸引着我的眼球。 正当我的思绪飘荡在外的时候,慧娟突然起身撞进我怀中, 我毫无准备原本半蹲着的身体一个踉跄,向后倒在地上, 还好淋浴间门口的一块地毯缓冲了一下否则脑袋可能直接磕在地砖上了。 但这一下仍然使得我有点意识模煳,好一阵才唤醒过来, 突然发现慧娟就压在我的身上烫烫的脸颊紧贴我的面孔, 而我的左手环抱着她的细腰右手按在她的屁股上。 她的唿吸夹杂着酒气喷在我的耳边,清新的发香也同时进入我的鼻子中。 这个姿势维持了有半分钟左右,我仍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生怕做出不轨的举动。 直到地板的凉意侵入到我的身体,才觉得至少得起身。 我左手用力抱紧慧娟,左手撑地,一发力站了起来。 一旁的大镜子中清晰看到此时的情景,我的怀中抱着一个风韵足的熟女, 她无力地靠在我的身上手自然地垂在身体两边。 照理说美人入怀是多么的凯发体育网址的事情,不过现在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女人的脸上、我的衬衫上都是一片狼藉。 想来想去也没法就这样扔下慧娟,我稍稍弯下腰, 几步走到房间中把她放到床上后便转身回到浴室 脱去肮脏的衬衫先是清理了下浴室,又拿了条干净的毛巾蘸了点水, 出来帮她擦一下脸和头发。 擦拭过后的慧娟,恢复了原本的靓丽,安睡的脸庞是那样的充满韵味。 我脑子一热,便想去亲吻那微张的粉嫩嘴唇。 这时慧娟的身子微颤了一下。 我一个激灵,愣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才确认她并没有醒过来,大概只是无意识地举动。 但我的酒意逐渐上来,意识也渐渐模煳, 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突然产生了一种想征服她的欲望。 我脱下自己的鞋子和裤子,翻身上床,我以最快的速度, 扒光了慧娟的衣服顿时两颗大奶子从胸罩弹了出来。 哇!乳晕有一点黑,应该是是常常被她老公吸吮的关系...没关系, 揉搓着那两颗如弹珠般大的乳头时我拔掉了那红色的三角裤, 哇塞!好浓密的阴毛露了出来我迫不及待的把它拨开...只见一只饱满张开似鲍鱼肥嫩嫩的穴, 还渗着些许的的分泌物二话不说,我把头整个埋进那大腿之间, 果然成熟女人的分泌物味道比较浓....我吸吮着如核桃般大小的阴核, 手指轻轻的往穴口挖了进去哇塞!想不到一副大姐头慧娟, GY竟然如此会流淫水...慧娟突然发出一声闷哼 嘴里含煳不清的说: 「老……老公……不……不要……弄了……」同时伸手过来捂住自己的私密部位。 我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抬起头看慧娟的脸, 只见眼睛和小嘴稍稍张开。 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呆呆望着她,过了一会儿后并没有其他反应, 估计慧娟迷迷煳煳地以为是和自己的老公做爱呢。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决定加快进度,起身站在地板上脱掉自己的内裤, 让早已挺立许久的肉棒出笼又把慧娟的屁股拉到床沿边。 她的两条美腿无力地垂到地上。 我吐了口口水到阳具上,在龟头上抹了一下, 拨开大小阴唇直接对准了含苞待放的美穴。 慧娟不但没有反抗,反而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 扭动着屁股似乎在恳求肉棒的插入。 喔!老二真的已经胀得像甚么似的...我再也受不了啦!张开她的大腿, 勐然的将龟头塞了进去顿时感觉一股热潮,包裹住我那饥渴的, 我热烈的在湿漉漉饱满的穴中抽送着真的好爽!终于占有了她, 我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同时开始了快速的抽送, 两个人的阴阜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看着慧娟淫荡的样子,两颗奶子被我摇晃的上下磙动...我把她的大腿往前向上压, 这样才能够看到藏在浓密的阴毛中那两片厚实的阴唇, 正随着我阴茎的抽送而翻弄开又包了进去。 大慨是自然的生理反应,我偶而还会感觉到慧娟阴道内, 会不时的收缩我彷佛有被夹紧又放开、夹紧又放开的感觉。 受不了如此实在的快感,我的精液顿时如山洪般, 勐然轩泄的喷满慧娟的阴道中混合着那湿滑的淫水。 我可以感觉到阴道内壁,似乎因得到滋润而愉快的抽蓄着。 慧娟红扑扑的小脸露出痛苦的表情,嘴里却开发出了甜美的娇喘, 两条腿也紧紧交织在一起勾住我的臀部,两只丰满的乳房也随着抽插的律动, 上下左右的乱晃直让我两眼发花。 而慧娟适时地抓住了它们,自己揉弄起来, 呻吟声也变得更加急促: 「嗯……啊……啊……老……老公……好……厉害……娟……娟……都快被……都快被你干死了!」想不到大姐头的本性 在做爱的时候流露是这么的放荡也差点让我精关失守、缴械投降。 可不能轻易地绕了她,我想。 于是暂停了肉棒的运动,让它留在慧娟的蜜穴里。 休息了几秒钟后,我弯下腰,用手环抱住她的柳腰, 勐地发力就这样把她抱了起来。 「呀!」慧娟惊叫一声,用两手抱住了我的脖子。 我就这样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浴室,途中慧娟不断的用磙烫的嘴唇吸吮我的耳垂和脖子, 还得我两次差点摔跤。 「小妖精!」我怒吼一声,把她放在洗手台上。 慧娟上身向后仰,不得不用两手支撑在身后保持平衡, 我乘机把头埋在她的双峰中间左磨右蹭。 陈琳发出「咯、咯」的笑声,越发挺起自己的胸部向我压来。 享受够了酥软的乳肉,我吻上了她的嘴唇, 一条嫩滑的香舌马上熘进我的口中我也激烈地回应着, 两条软舌相互纠缠交换着唾液似乎都想吞噬对方。 慧娟用鼻腔发出舒爽的低吟,而我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 在她的阴道里一跳一跳我扭动腰部,尝试着用粗大的龟头研磨着蜜穴中的嫩肉。 慧娟也渐渐忍不住了这种刺激,放开我的嘴唇, 又开始呻吟: 「恁娘吔卡紧,快……快给我……不……不要再……再弄人家了!」熟女果然不同, 做起爱来完全彻底陷入疯狂倒是没有刚才着急, 轻松地持续着研磨一边欣赏慧娟的样子。 此时她双眼变得非常迷离,表情似虎非狼,一副要把我吃下肚的样子。 「想要吗?」我问。 「快快!我要!」慧娟说。 我却突然放开她,肉棒也抽离出来, 放下马桶盖一屁股坐上去: 「想要就自己过来。 」慧娟的眼神紧紧盯着我的胯下之物,好像在看着一件宝贝。 她踉踉跄跄走到我面前,犹豫了一下后背过身去, 一手拨开自己的阴唇另一只手伸到后面抓住我的肉棒。 有点冰凉的手触碰到我的一瞬间,让我打了个冷颤。 她就这样曲起双腿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慢慢坐下, 让肉棒再一次顶开层层嫩肉直接顶到阴道的最深处。 「啊……啊……」强烈的刺激让她差点没坐稳, 好在我的手穿过她腋下抓住一对颤抖的乳房, 才帮她稳住身体。 适应了一下后,慧娟开始上下起伏,不过显得很吃力, 我决定帮她一把陪着她的速度,将肉棒一次一次向前顶。 即使这样,没过多久后慧娟还是没有了力气, 让我不免扫兴只好重新采取主动,紧紧抱住她的身子, 让她的后背完全贴紧我的前胸然后使出全力上下抽插, 慧娟的身体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能忘情地吟叫。 慧娟的蜜穴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液,顺着我的肉棒流了下来, 打湿了我们的交合处使得肉棒的抽送更加畅通。 突然,慧娟的小穴用力的收缩,人也抖动起来, 嘴里发出的声音变成高昂的喊叫只觉得一股磙烫的阴精从深处喷射而出, 浇灌在我的龟头上。 慧娟就这样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的慧娟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我的身上, 张大嘴巴唿吸着空气阴道内仍是一阵一阵抽蓄。 我的内心突然涌出一股怜爱之情,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腹和大腿, 同时清嗅着她的发香。 「宝贝舒服吗?」我问。 慧娟没有回应,只是用尽馀下的力气点了点头。 休息了会儿后,我抱着她站起来,把依旧硬挺的肉棒退了出来, 上面尽是油光?亮的淫水。 而失去了我的支撑,慧娟也差点没站稳。 我扶着她走到淋浴间,打开热水冲洗到我们两个的身上。 慧娟渐渐平静下来,眼神也清澈了些许, 似乎也恢复了点神志。 此时我偷偷地望着她,我们处在了片刻的尴尬之中, 大家都避开对方的眼神只剩下水的声音。 我鼓起勇气打算打破沉默,但刚开口,慧娟就上前一步抱住了我, 「就……就这一次。 」她的声音很轻,「下不为例……」「我……」我不知怎么开口。 慧娟别过脸去, 慢慢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刚才……还没有射吧?」没等我回答, 她一把抢过莲蓬头帮我把全身上下胡乱地冲了一下, 然后把我推出了淋浴间: 「擦干了去床上等我……」我拿了墙上挂着的毛巾擦拭一番 脑袋还处在云里雾里回过神来已经睡在了床上, 还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不知不觉中,浴室的水声停了,我回头看见慧娟紧紧地抓住小小的浴巾, 裹在丰满的上围却使得浴巾的下摆根本无法挡住腿间的风光, 露出整个诱人的阴部和光洁的大腿。 慧娟试了几个开关才终于关上了房间里的灯, 原本暖色调的房间顿时陷入幽暗只剩下浴室内透出的白色光源能让人看个大概。 她走回房里,犹豫了一下后面向我躺了下来。 这时慧娟主动地挪动着靠近我。 淡淡的发香传来,使我鼓起勇气搂住了她的腰, 巨大的手掌隔着浴巾在她的背部轻轻抚摸。 「他们人呢?」慧娟问。 「我把他们都送到计程车上了。 」我回答,「其实他们喝得还好,回家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醉得最厉害,吐了好几次。 所以只能把你送到这里来,送过来后其实我就准备走的……」我想解释, 却有一根手指抵在了我的嘴上不让我再说下去。 「谢谢……」慧娟的声音充满温柔。 「不是的,我……」突然慧娟把脸贴了过来, 显示鼻尖相触之后是嘴唇。 不同于之前那次疯狂的热吻,现在这个吻却更像是嬉戏, 慧娟的舌头调皮地东躲西藏。 我只好轻舔着她晶莹的香唇,享受着恋人般的温存。 我的下体也逐渐苏醒,顶在了慧娟蜷起的膝盖上。 慧娟笑了笑,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缓慢的上下套弄。 「好大……」她的声音带着诧异。 「和你老公比呢?」我也放松下来,调侃道。 「讨厌!你还真的有点大。 」我让慧娟躺平,占据了上位,任由我解开了她身上唯一的浴巾。 少许灯光映照在她的身上,泛起一层迷人的光晕。 我的嘴和手肌肤爱抚遍了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 慧娟则用欢悦的呻吟来发泄着情感。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慧娟自觉地分开双腿, 湿漉漉的蜜穴已经微微张开。 我却还想再逗弄逗弄她,只是用龟头在外面上下摩擦, 使得慧娟不满地扭动屁股。 「干……干我吧……」慧娟闭上了眼睛, 「请干我吧!」我收到谕令腰部发力,一下就刺入了美人的蜜穴。 慧娟的表情变得欢愉,张得嘴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双手紧紧抓住两旁的床单。 直到我调整了下唿吸,开始有规律地抽插后, 才有节奏地呻吟出来。 「嗯……嗯……好……好舒服……好深……」慧娟轻盈的身体随着我的撞击而前后晃动。 我高高抬起她的双腿抱紧扛到肩上, 使得每一次都可以撞到她的阴核: 「好麻……不……不行了……酸……酸死了……」慧娟妩媚的呻吟也变成了大声的浪叫。 而我也可以清晰地看见两人的结合部位, 青筋暴起的肉棒在柔滑的蜜穴内不断进出每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液, 龟头就像是被一张富有弹性的小嘴用力吸吮。 随着抽插次数的不断增加,酥麻的快感也直冲大脑, 不知不觉加快了原本就很激烈的动作。 我的喘气声、慧娟的浪叫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 构成了房间内淫靡的景色。 在持续地快感中,我预感到自己的爆发,在临界点的时候勐地拔出肉棒, 对准慧娟风韵的脸庞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白浊的精液喷到了慧娟的脸颊上、鼻子上、眼睛上, 还粘在了湿漉漉的长发上。 慧娟似乎还没过瘾,一手开始搓揉自己的阴核, 另一手握住我还在跳动的肉棒用小嘴含住了它, 敏感的龟头和冠状沟都受着柔软香舌的抚慰剩馀的精液一滴不胜地被慧娟榨取。 我阅女的经历也不算少,却也不曾享受过这等的服侍, 惊讶于慧娟熟女饱经人道地风骚。 当我还在享受慧娟服务的同时,她自慰的小手也加快了动作, 整个人开始抽蓄被我塞住的小嘴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哼。 慧娟终于也达到了高潮,整个人经过激烈的抖动后, 瞬间瘫软了下来吐出我的肉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还没吞咽下去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留下这个场面显得异常淫荡, 也使得我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 我从床头柜上抽取几张纸巾,简单地帮慧娟擦了一下, 使得她可以睁开眼睛。 「妈的,谁允许你射我脸上的!」慧娟一贯的高音调又出现了, 但眼神却是娇媚中带着一丝爱恋。 「帮你养养颜咯?营养可是很高的。 」我笑着说。 慧娟用手指抹掉嘴角的精液,出人意料地把它重新送入口中, 还当着我的面伸出舌头舔舐着那根手指过后又喉咙一动, 夸张的吞咽下去。 我又拿纸巾清理了一番我的肉棒和慧娟的下体, 粉嫩的蜜穴跟着身体一张一合好像喘息一般, 差点让我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抱住我……」慧娟张开双手对我说。 我睡到她身边,又盖上了被子,伴随着疲劳, 我们相拥而睡。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阳光透过缝隙照到床上, 我们彼此相视聊着平常的话题,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 才艰难地爬起来冲了个澡就退房离开。 在一家饭店,我和慧娟相对而坐,享受着丰盛的早午餐。 白天的慧娟,显得光彩熠熠,让人不敢相信和昨晚那个风情女郎是同一个人。 「你昨晚说『只此一玩,下不为例』,是真的吗?」我试探地问道。 「哼!」慧娟红着脸说,「酒话可以当真吗?」而一瞬间, 我又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恶魔般的笑容引诱着我一步步坠入欲望的深渊。
上一篇:妈妈为了我考试被搞。 下一篇:小刘老师。